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行情 » 行业资讯 » 服饰潮流 » 正文

配额取消后压力暴涨 纺织品酝酿最低限价门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05-03-01  浏览次数:299

  企业界的担心也多来源于限价的可行性。规模较大,实力雄厚的企业对可能实行的限价政策持欢迎或者观望态度。一些企业担心,如果限价是非政府强制性的,那么有企业不参与进来,而令限价企业失去生意,蒙受损失

  2005年1月1日纺织品国际贸易配额取消,一个理论上的自由贸易时代到来。

  然而中国纺织品出口也由此陷入各方的“围攻”,在去年末到今年初的短短几个月时间,不断遭到来自美国、墨西哥、土耳其等国家的贸易限制。

  年初开始,中国政府决定,以向纺织企业征收出口关税的方式来“安抚”抱有“中国威胁论”的国际舆论。此后,业内又传出将对部分出口纺织品进行最低限价,以控制敏感纺织品出口量的消息。最新的消息称,目前,由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以下简称进出口商会)提出的这一建议已经摆上商务部官员的案头,关于此方案可行性的全行业讨论也正在进行之中。

  商务部官员对媒体表示,将在广泛聆听意见,并权衡全行业利益后进行有关决策。

  最低限价建议一经发布,反对声音强烈,认为现阶段再以行政手段控制价格不合时宜,这种观点认为,国际贸易限制是一种必然现象,这是因为配额取消后中国产品会改变国际市场利益格局。

  最低限价是否可行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表示,提出最低限价建议的初衷,是针对目前国际上对中国纺织品的限制措施愈演愈烈,国内出口企业的无序竞争不断加剧,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的经营风险和不确定性增加的状况。

  进出口商会并未对外披露具体的限价方案和定价措施,而消息人士称,实行最低限价的可能包括棉裤和针织衬衫等6大类服装产品,因为美国目前正在考虑对这些产品施加新的进口限制措施。最低限价的价格,将按照投资、折旧、环保等一系列指标来科学计算。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产业部人士接受《财经时报》采访时表示:“最低限价很难实现。”他解释,因为每个企业产品出口到不同的国家,就会拿到不同的价格,而且,即使同一个市场,超市和商场的价格又不一样,国际市场是多层次的,如何来统一限定价格呢?

  企业界的担心也多来源于限价的可行性。规模较大,实力雄厚的企业对可能实行的限价政策持欢迎或者观望态度。宁波雅戈尔(资讯 行情 论坛)(600177)董事会秘书宋新宇表示,目前还没有明显受到某些企业低价策略的冲击,因为“雅戈尔在选择客户时,也会着意考虑利润收益,比如雅戈尔曾经拒绝过沃尔玛的采购,因为价格太低,难以接受”。

  另外,针对进出口商会所称的,建议企业自律限价,而非政府行政干预价格,一些企业担心,如果限价是非政府强制性的,那么有企业不参与进来,而令限价企业失去生意,蒙受损失。

  商务部则表示,行业协会是无法自己决定限价政策的,最终还要商务部拍板。

  事实上,此前,中国曾经对一些纺织品进行过出口限价的尝试。去年1月末,商务部出台了针对三类纺织品设限的试行办法。根据这个试行办法,从2004年1月23日起,商务部对针织布、胸衣和袍服三类纺织品采用出口登记管理办法,对企业向全球出口的数量和出口单价实行“双挂钩”管理,无论一般贸易还是加工贸易,企业均需在出口报关前领取出口登记证,以规定的数量和不低于最低限价的价格出口。这一政策是针对从2002年9月开始的一项贸易争端制订的,当时美国纺织品生产商协会要求对从中国进口的5种纺织品重新设置进口配额。

  行业商会对垒贸易限制

  春节前,美国和其他54个国家的纺织品服装产业高层,召开了一场专门针对中国纺织产业的国际高峰会议,目的是在“后配额时代”对被指为扰乱市场的中国纺织品提出行动方案,采取新的配额管理。评论界称,这是在去年64个国家发布“伊斯坦布尔声明”限制中国纺织产品出口之后,中国纺织再次遭遇的一次大规模国际抵制。美国纺织组织委员会会长认为,在今后几年内,纺织、服装,以及与纤维有关的行业将损失60万个工作机会,“中国可能打垮美国的全部纺织业”。

  春节期间,土耳其外贸署以“市场扰乱”或“市场扰乱威胁”为由,决定对中国几十类纺织品实施保障措施。

  “欧美国家的制造商特意夸大了中国纺织品对于其他国家存在的贸易威胁,过分夸大了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形成的竞争关系和利益冲突,造成了对中国很不利的国际生存环境。”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表示。

  针对这种状况,该商会对全行业提出一份《呼吁书》,包括最低限价在内,《呼吁书》共涉及四个内容:一是制定敏感纺织品出口行业自律协议,对出口秩序混乱、增长过快、易引起进口方采取贸易救济措施的敏感产品,采取临时调控出口总量的行业自律措施,保持出口适度增长。二是实行敏感纺织品行业准入机制,对国外已对中国有限制动向的敏感纺织品,由行业共同商定准入标准。三是建立纺织品出口价格协调机制,由敏感商品出口协调委员会对敏感商品制定最低限价并采取自律措施,通过价格协调的手段来控制出口的适度增长。四是建立出口预警机制,分析海关实时监控数据,引导企业有序出口。与此同时,进出口商会还在纺织行业内部发布《敏感纺织品出口行业自律协议(讨论稿)》,力图推动纺织行业的良性竞争。

  身为进出口商会会员单位的宁波雅戈尔董秘宋新宇对《财经时报》表示,“希望能够规范国内企业行为,加强有序竞争。”她认为,这些提高门槛的政策,可以使一部分企业知难而退。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产业部负责人则表示,目前,协会在着力几方面的引导工作,一是加快产业升级,提高产品附加值;二是加强行业自律;三是和国外产业界、商界充分沟通,增进了解,通过行业的“经济外交”减少贸易摩擦。

  “不管采取什么措施,都是为了纺织出口的健康增长。”这位负责人说。

  后配额时代的“井喷”讨论

  对于是否有必要在行业内实施自我限制措施的讨论,实际上也源自对后配额时代“井喷”有没有发生的不同认识。

  美国纺织业提出的“市场被破坏”的证据称,在中美纺织品贸易逐步取消配额的过渡期间,8类纺织品配额被取消后的前12个月中,中国对美出口增长640%,价格跌幅超过70%。

  国内主张限制的一方认为,由于配额取消,国内企业出现出口过速增长,秩序混乱的局面,必须以有关政策加以规范和束缚,才能使全行业出口平稳健康发展。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会长杜钰洲则认为,中国纺织业发展主要得益于配额取消的观点经不起推敲。他解释,近些年来中国纺织业出口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对原非配额国家和地区,而不是目前对中国纺织品设限的原来实施配额的国家和地区,即北美和欧盟。“中国在北美、欧盟等设限地区,2004年出口比2001年增长116亿美元,而非配额地区出口增长却达到325亿美元”。

  该协会产业部负责人称,1月海关提供的纺织业出口数据是5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还略有下降,而且,1月的海关数据比去年12月还下降了几个亿。他指出,“这些数字说明,今年配额全面取消以来,并没有出现出口井喷的行情,中国纺织出口是在平稳高速增长的。”

  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率指出:“目前,对我国纺织业面临的基础性的问题,整个行业并没有一个统一认识。比如,今年我国纺织品出口会不会出现‘井喷’?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才能谈具体如何应对。”

 
本文导航:
  • (1) 配额取消后压力暴涨 纺织品酝酿最低限价门槛
 
[ 资讯行情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行情
点击排行